中国新报

导航菜单

寻找点金山上红军坟

2019
09/08
11:38
中国新报
分享

        2019年9月6日,我们一行七人分别从遵义、桐梓驱车前往南溪口,重走长征路,在娄山关街道娄山村娄山组梁正斌的带路下,沿着当年红三军团走过的足迹,到点金山寻找在遵义战役娄山关战斗中牺牲的红军烈士之坟墓。

        据梁正斌介绍,从南溪口至红军坟有七、八公里,需经赵家屋基、周家营盘、核桃村、桥桥,才能到达红军坟位置。

        其爷爷梁昌元(小名叫梁炳章)老家就住在点金山上(南溪村四组)。1935年,红军长征攻打娄山关时,点金山上只有梁昌元一家居住,梁昌元曾两次给红军带路。

  第一次红军叫爷爷带路,爷爷把红军带到桥桥处才回家。第二次只把红军带到核桃坪就返回。红军说可能有敌军飞机来轰炸,叫爷爷在岩下面的岩矸躲起来。

  

        梁正斌听爷爷说过,红军第二次来时,先打点金山,攻下来后,就驻扎山顶牛心子,随后从点金山攻打小尖山。红军在娄山关打了几天仗,在点金山上翻土种庄稼时,经常挖到机枪、步枪的子弹壳,还有些尸骨。

        梁正斌回忆说:大概在1968年,红卫兵串联时来到南溪口,生产队就安排爷爷带路到点金山,讲解红军故事。当时红卫兵还搬来石头,在点金山垒了五个红军坟。并组织在红军坟前宣誓。解放军也曾拉练到点金山红军坟祭扫过,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我们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艰辛跋涉,用柴刀开路,用木杆支撑,穿森林,爬峭壁,来到红军坟处,在乱草杂木中将五个红军坟逐一清理出来,分别按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方式,点上香烛,摆上供品,默哀,三鞠躬,以此悼念在点金山牺牲的红军。同时,还在红军坟前插上“重走长征路”队旗,告之后人,这里长眠有红军烈士,让红色基因世代相传。

  据《红军长征在桐梓》等相关史料记载,1935年1月9日,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在娄山关脚下,部署攻打娄山关。当晚,通讯主任潘峰率侦察队和二连长杨上坤率二连,绕小道迂回娄山关东侧截断敌人后路。

        2月24日,红三军团十三团向娄山关前进。25日,十三团与黔敌在娄山关与点金山一线对峙。是夜,十三团攻占娄山关。26日,干部团和十二团共同防守娄山关至点金山一线。3月2日,红五、九军团在娄山关一带阻击敌人。

  

       据时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政委杨成武回忆:从电话中听到的敌情分析,从山后到桐梓的路上有好几个团,对娄山关不能采用正面强攻,必须采取迂回的手段,前后夹击,方能奏效。迂回部队由一个侦察连和两个步兵连组成,侦察连长是王友才。参谋长李英华负责指挥。他们临走时,我们又一再交待:必须快速、机动,沿娄山关东侧崎岖小道,迂回到敌人背后,待他们打响后,我们正面就开始猛攻。

  时任十二团二营教导员的谢振华回忆到:2月25日拂晓,三军团以彭雪枫为团长的十三团担任前卫,向娄山关守敌发起了进攻。娄山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四周崇山峻岭,悬崖峭壁雄踞两侧,高达千米。一条公路从中挤过,看去活像个横倒的漏斗。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十三团的战友们打得猛,冲得快,很快便占领了山丫口两侧的制高点点金山和大小尖山。

  据《彭雪枫全传》记载,1935年2月25日,红三军团在彭德怀的率领下一路马不停蹄,继续向桐梓方向推进,彭雪枫率红十三团担任前卫。经侦察和偷听敌人电话得知,前面的娄山关仅有守敌三个团,娄山关南面的黑神庙也仅有敌军一个旅。彭德怀得知情况后,即将此情报向中革军委作了汇报。中革军委当即指示,红第一、第三、第五军团全部归彭德怀指挥,力求“以迅速动作歼此故”,乘胜再取遵义城,同时向彭雪枫下了死命令:务必于二十五日天黑前拿下娄山关!

       从望远镜里,彭雪枫看到了娄山关的险要气势,他对刚上任的团政治委员李干辉说:“干辉回志,这娄山关还真是有点一夫挡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嘛!

       李干辉说:“所以,不少人都说,要拿下遵义城,桐梓是大门,娄山关是二门;大门易进,二关难开。更重要的是娄山关上的点金山这个制高点,险要异常,这对于我们十三团来说,可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彭雪枫一边继续望着,一边又自言自语地说:“点金山,点金山,悬崖峭壁刺破天。”

  据时任红三军团十三团特派员欧致富回忆,彭(德怀)军团长亲转军委毛主席给十三团电话命令:速令十三团务必于今日天黑前攻下娄山关,占领点金山。随即,彭(雪枫)团长叫我马上带领三营,先行出发。

       一路上,三营的战士们拼命奔路,真是气喘如牛。在与敌遭遇战时,营长陈新民受伤,教导员牺牲的情况下,九连连长廖九凤要求改变进攻线路。

       我同意九连改变进攻线路,并指着点金山对廖连长说:“从左后侧绕上去,拿下点金山,就往关上压。敌人可能要增兵点金山,如果半途遭遇,就用小分队牵制,不要动摇夺山决心。”

       我又命令机枪连长黄玉祥,火力全力支援九连。用机枪火力压住敌人,掩护部队再展开攻击。

       左侧,九连刚翻过山背,就响起了密集枪声。这显然是与增援之敌遭遇上了。……于是,我又叫八连连长带上两个排,前去支援,专对付增援之敌。

       十几分钟后,点金山上已响起枪声,九连侧攻成功,不一会,点金山上已展起了红旗。九连刚拿下主峰,便马不停蹄,居高临下往关口压去,八连安排一个排接替点金山阵地。

  据时任红三军团十二团二营五连连长高书官回忆:得知彭雪枫于25日下午,在娄山关和王家烈的部队遭遇,并攻占了娄山关左侧的制高点点金山。在这个制高点上,可以瞰制娄山关口。……鉴于当时十三团激战了一天,过店疲劳。上级命令十二团天亮前,接替他们的阵地。占据有利地形,隐蔽接敌,待天明后,再发动进攻。

       26日清晨,我们就选择左侧山坡作为进攻娄山关口的主阵地,在点金山制高点的火力掩护下,撒开兵力,一会儿匍匐,一会儿跃进,强行向娄山关口抵进。

  在此,我们要感谢梁昌元、梁正斌爷孙,帮助我们找到了这条红色的长征路,感谢当年的红卫兵和野营拉练的解放军官兵,是他们四处找来石头,在点金山为红军烈士垒了五个坟,为后人标注当年红军热血奋战牺牲的地方,我们才能在点金山上向革命烈士寄托无限的哀思,追寻他们不忘初心的艰苦岁月。

(本报记者 李学强 张宗荣 整理报道)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这里的青年为什么争先恐后去参军
下一篇:微观改革成就:从巡逻“快车道”到信息“高速路”

频道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