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报

导航菜单

湖南湘乡5人合伙投资的砖厂离奇改名 律师:涉嫌职务侵占

2019
07/09
15:22
中国新报
分享

        中国新报(记者 钱训 朱廷忠 易珍)近日,记者就湖南省湘潭市湘乡市福宇建材厂因法人代表以厂抵债一事进行了报道,7月1日,记者就该事在“福宇建材厂”实地走访发现,该厂早已更名,现已挂牌为湘乡市仨匠新型建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也更换了。

原福宇建材厂全貌

现场:合伙建砖厂 厂名离奇更换

        7月1日下午,记者驱车来到湘乡市毛田镇坪花村福宇建材厂看到,工人都在紧张地忙碌中,砖厂外摆放了生产不久的红砖。该厂的生产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债务的影响。

该厂目前正常经营中,图为该厂生产的红砖

        湘乡市移民局退休干部喻少全是该厂创建的见证人,厂子创建之初,喻少全凑齐了20万元入股,后来发现,“股东关系太复杂了。”随后将投入的20万全部拿回,喻少全对记者说。

        喻少全告诉记者,尽管自己没有入股福宇建材厂,后来,该厂几名股东聘请他为管理人员,全权负责厂区建设管理及村组关系协调工作,记者在喻少全的账本上看到,工整的记录了砖厂创建账目。这其中不仅记录了“各股东参股入库数”,还有为砖厂租赁土地时的账目。

当年建厂土地租赁的详细记载情况

        喻少全说,“当时福宇建材厂向原花亭子村(现坪花村)庆家组以每年4万元租赁该村组的土地,约定逐年递增5%。除此之外,还向村里缴纳每年1万元的租赁费。”

各股东的股份比

        喻少全说,砖厂创建时,每笔账目他都记录在册。他说,原计划福宇建材厂以700万作为办厂条件,各股东根据自身情况参股。

        随后,记者来到坪花村村民委员会,想向该村求证福宇建材厂对该村的土地租赁情况,村支书谭松修似乎并不愿意与记者透露,只说与彭政宇签订过土地租赁协议,并以不会讲普通话为由挂断了电话。

        福宇建材厂的原会计葛小红告诉记者,砖厂成立后,邀请她来参与会计工作。2012年5月17日,福宇建材厂进行内部承包,她作为见证人在《内部承包合同书》上进行了签字,并据彭政宇要求,将整厂的账目交给了彭政宇的女朋友打理。

当事人:赢了官司 拿不回钱

        福宇建材厂的股东代表谭常青告诉记者,当初合伙建厂,出于信任,经几名股东商量,由彭政宇一人任法人,并办理了相关手续,将砖厂建好之后,五合伙人商定由彭政宇以内部承包的模式经营该厂。承包自2012年6月1日起计算,承包期限5年半。在《内部承包合同书》上协议,承包期前五年彭政宇每年上交承包利润306万元。该协议还约定:承包期内,彭政宇不得将本企业转由他人承包,也不得与他人合伙承包经营。9月5日,双方就承包利润的支付方式等具体事项签订了补充协议。

       

当年建厂合伙协议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彭政宇不仅拒绝支付承包款,一年之后,还将厂子以租金抵债务的方式租赁给了别人。目前,福宇建材厂几经更名,现已挂牌湘乡市仨匠新型建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也更换了。让他想不通的是,明明是几个合伙人一起投资入股创办的砖厂,并有合伙协议书作为物证,为何砖厂现在却成为了别人的囊中物?这件事令谭常青十分怄火,并困扰了他数年,“我只想要回自己的砖厂。”谭常青说。

几名股东内部承包协议

        拿回砖厂已万分艰难,谭常青只好多次催彭政宇还钱。但彭政宇以身上没钱的老赖做法多次让谭常青、欧阳其催要无果。彭政宇早已和老婆办理了离婚手续(但至今却还住在一起),将原有的资产早过户到他老婆名下,谭常青说。

几名股东内部承包协议

        期间,彭政宇假借到厂里办公室开股东会,商讨欠缴租赁款一事,叫来三个社会上小青年把谭常青打了一顿(当天已在湘乡市毛田派出所报案),谭常青说。

        在(2013)湘法民一字初字第990号湖南省湘乡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上判决如下:由被告彭政宇返还原告谭常青借款人民币本金19.5万元,并支付违约金4万元;

        在(2013)湘法民一字初字第991号湖南省湘乡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上判决如下:由被告彭政宇偿还原告欧阳其借款本金人民币70万元,并支付利息(利息计算方式为:时间自2013年4月至借款偿还之日止,利率按月利率2.4%计算);

        在(2013)湘法民一字初字第992号湖南省湘乡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上判决如下:被告彭政宇支付原告谭常青(2012年6月1日至2013年8月1日)湘乡市福宇建材厂的承包款人民币478125元(含被告彭政宇已付的57375元);

        在(2013)湘法民一字初字第993号湖南省湘乡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上判决如下:由被告彭政宇支付欧阳其(2016年6月1日至2013年8月1日)湘乡市福宇建材厂的承包款人民币963900元;

        在(2013)湘法民一字初字第994号湖南省湘乡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上判决如下:被告彭政宇自愿在2014年1月24日前一次性支付原告欧阳其挖机租赁款95206元。

        令谭常青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明明白纸黑字,借债还钱,彭政宇借罗海松之钱可用砖厂抵押,那么,彭政宇欠谭常青、欧阳其的钱该什么时候还?

律师:嫌疑职务侵占 公安局报案

        记者下午随后来到湘乡市司法局公证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公证本着双方事实为依据,公证时公证书并没有错误,也不需要了解该厂背后经济合作情况,这是隐形的东西。

2014年12月26日,罗海松向湘乡市公证处申请开具了《执行证书》。

        期间,谭常青,罗建军,欧阳其三人多次找湘乡市公证处陈建华主任沟通,每次都以公证处没必要了解彭政宇与罗海松的借款后面存在什么目的,谭常青说。

        谭常青认为,彭政宇的借款跟砖厂其他股东没有任何关系,是股东谭常青等人先建砖厂投产后承包给彭政宇的。彭政宇与罗海松串通做不合逻辑公证借罗海松巨款,其目的就是转移财产,(就算是真有这么一笔巨额借款,也与其他股东无关,属彭政宇个人行为)属于典型的职务侵占。本报还将继续关注此事。

2014年12月26日,罗海松向湘乡市公证处申请开具了《执行证书》。

        湖南腾荣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认为:当事几人当初应该先起诉公证书错误的事实,将公证书给予更正,然后再起诉债务纠纷这么一个过程,本身当事人就搞错了,建议:先去当地公安局报案,但是否立案还要看公安。

2014年12月26日,罗海松向湘乡市公证处申请开具了《执行证书》。

        何维玉律师觉得:先有合作协议,再开始建厂,那怕只有一名法人,但共同建厂已经是事实,彭政宇向第三方借款,作为公证处,没有权利向其他几个合伙人告知砖厂法人债务问题,属个人行为,也属个人经济纠纷,应属涉嫌职务侵占,当事几人可以去公安局经侦队报案。

 

相关热词搜索:湖南 投资 涉嫌 侵占

上一篇:贵州黎平县一副镇长视察灾情时“被打伞”引热议
下一篇:江凤林:如何启动审判监督程序

频道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