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报

导航菜单

周雪辉:龙源湖里赏樱花

2019
03/21
19:29
中国新报
分享
说来惭愧,在文字中,无数次领略过樱花的神韵与惊艳,也曾临图作诗频赞,现实中的我,一直与樱花无缘,对于樱花的印象,停留于最初阅过的鲁迅《藤野先生》中“上野樱花烂漫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我记得去年廖秧坚老师写过一篇《樱花烂漫,情满龙田》,因文采与樱花的美吸引了不少读者,他说“樱花是春的信使,先于百花开满枝头,为人们送来芬芳。走进繁花世界相约樱花树下,看花开花落,听花音花语,平时累积的烦恼如深山的浓雾,飘然散去。”当邀约一起去龙源湖,赏樱花时,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自是满口应承。美丽的樱花,在我心中如爱情圣洁象征---樱花,我慕名而来了。
 


俗话说,春无三日晴,虽然下着雨,有些微寒,为了来次美丽的樱花会,我还是冒着雨从乡下赶往宁乡植物园,沿坡道而进入龙源湖,两旁有许多有些年轮的树,粗大茂盛,点点新叶绽放。各种透红嫩白的茶花烘托着春天的气息。香樟、竹柏等树不甘示弱地争相试比高,摇曳着天空的云朵,独自快活着。
 


驻步远眺,龙源湖水天一色,波光粼粼。如镜湖面上,时有人楫舟击水迎春,更有三五成群悠闲垂钓。微风拂面,季春时节,各种树木盈盈深翠,溪间清水潺潺流淌,给人相当优美爽快的感觉。
 
穿过油茶幽径,赏过十亩绚烂茶花园,闻过梅花瓣,快行百亩含苞待放桃花丛,路过千年油茶博物馆,可我向往的樱花美呢?久不见其踪。热情的主人笑而不答,只顾带着大家向前赶。
 


当暗香隐隐,阵阵袭来,一株开满樱花的树毫无征兆地映入眼帘。一朵朵粉嘟嘟樱花爬满枝头,鲜活奔放,竞相争妍,目不暇接,看它俏在枝头,眉目传情,顾盼生辉。瞬间,我分明感到春天滚烫的红唇已经贴过来了,我的心猛然一跳,像一见钟情的恋人,点燃了我久违的热情。满树的樱花,满眼的清纯,让我如何矜持得起来,内心欢喜却又不敢弄出声响,怕惊到了它。
 


可做向导的老农脚不停步,继续往前赶,弄得我依依不舍,频频回首恋一树樱花绚丽,又不得而随之。沿茶马古道,爬坡又下山,反反复复几回合。气喘吁吁爬上小山峰后,山庄主人也不言语,伸手向前方坡下一指,我惊了!那是樱花林呀。我顾不上歇息,急步跑向樱花林。
 
或许是樱花品种不同,这里的樱花是粉白色的,而不是像鲁迅先生所写的“绯红”,看来陆游所说的“绝知此事要躬行”很有道理。龙源湖的樱花朵是五片白中透粉的单层花瓣,娇嫩的花蕊带着几分柔软的黄,散发出丝丝缕缕的花香,浸染在雨后的空气里。樱花或盛开,或含羞待放,或紧密相挨,或傲然独立。一朵一朵、一簇一簇绽满枝头。陶醉其中,顾盼留恋,起伏的山峰,樱花深情款款。
 


忽然,一阵春风吹来,樱花,松动的花瓣,色幽艳丽,在微风吹拂下,缓缓飘落。像花之精灵,在空中旋转,无声无息,飘下河流,坠入山沟,洒满草地。

同伴轻声告诉我,山樱花生命短暂,积聚一年能量,花开仅四至十天,随之凋零。樱花最美在一瞬,红瘦红落,吐出新绿。虽知天意使然,但我仍有几分惋惜。

 


立在樱花树下,风吹落花飘。我细细思索,顿悟,樱花于最美的时光凋零,这是一份超凡脱俗的精神或勇气呀。尘世间,有多少人舍不得繁华正当时,直待芬芳散尽才悻悻退场。学会把握,又要学会放手,适时优雅地转身亦不失为一种智慧。

作者简介:周雪辉,宁乡市诗散文协会会员,宁乡市作家协会会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桐梓古道遗存之麻柳湾坎上的“董家洋房”
下一篇:方君才:北方之地

频道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