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报

导航菜单

邓匡林:何以为诗

2019
06/12
16:12
中国新报
分享

上海市贵州商会会长邓匡林

      人生一世,欲求不断。告子曰:食、色,性也。但人非动物,除满足吃喝拉撒、身体愉快等生理欲求外,还需得到心灵闲适,精神愉悦,思想自由。这样,才能达成全面的身心安顿。这样人生才是健康而美好。

      而人生达成心灵、精神和思想愉悦和安顿,也有多种方式。简单一些的,打打麻将唱唱歌,玩玩棋牌喝喝酒。凡此种种,不一而足,都可以从身体上升到精神。更高远一些的,以琴、棋、书、画移情,以诗、词、歌、赋遣怀。甚至,以诗为载体,打通诗禅,追求静坐、禅桩的境界,达成密契的喜悦!完成从生活的自发状态到人生自如境界的圆满。这也是人生乐趣、甚至是人何以为人的、原始本能之外的理由。由之,诗可以高蹈于红尘俗世之上,成为给人生安顿的明慧之境。   所以,诗是人生灵性栖居的桃花源。

      在油盐柴米的世间生活中,通过诗,达成精神超越和心境悠然,更宜于闲适快乐的生活。陶渊明吟到:"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饮酒•其五》) 在红尘之中追求超然以安顿身心,人生的确需要诗。所以白居易慨然总结说:“百事尽除去,唯余酒与诗。”

      人生需要诗,还因为人生有很多的苦与短。佛慈悲,看到了人世间的生、老、病、死。曰:苦海无边。儒家认为:人生不如意事者,十之八九,是苦多乐少。庄子说:“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知北游》)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论语•子罕》) 都是讲时光匆匆,人生苦短。因此佛家认为:红尘无常,要珍惜当下,放手过往。

      道家认为:万事祸福所依,故最好一任自然。而如何得以自然?不仅是要跟随自然规律,而且要从自然规律中寻到要窍,抽丝剥茧、觅出自由,从而获得自在的人生。在此问题上,道家祭出法宝,注之以超越法。而如何得超越法?终究还是要归回现世人生和心灵境界,是要将人心长驻在清明虚灵的应机之境中,自然之道才会必竟可得。而心灵的明慧之境,还需将浸透在其中的悲欣交集,加以事上的磨砺。在诗歌中,可以从诉相思,哀离別,明壮志,悟禅机,入空明等通道加以修行。而这种修行的方便法门和由之达成的种种功用与境界,都可以在对诗的咏诵写作之中,顺利地获得。

      所以,诗是人生由苦短而向自然,在自然中觅得悲悯、豁然而洞照、超然而彻悟之通路,是大隐于市、红尘滚滚、周而复始、永恒绵延的灵性水晶。

      海德格尔说,"生命里充满了劳绩,但还要诗意地栖居在这块土地上。" 他在对“澄明之境"的探求中,始终关照着瓦尔登湖的美丽的四季。

      诗意栖居,也是人生的心灵鸡汤和生存需要。在人生竞争的博奕中,有时,“他人就是我的地狱”(尼采语)。回家舐慰伤口,诗是最好的圣药。它如甘露清泉,滋润人心,可以让你的人生得到慰籍而美妙起来。你或许会看到“在那早晨的篱笆上,有一枚甜甜的红太阳”(顾城)。

      苏轼人生坎坷,乌台诗狱后,还賦辞曰:“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再贬黄州,仍“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 在不断地向南发配中,继续潇洒地以诗消解压力。到达海南后,仍安然地赋诗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 这都是用诗,表达对逆运的一种洒脱。

      人生得意时,可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甚至“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亦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用诗释放和高扬得意兴奋,可以调整现实行为中的理性和从容。陆九渊体悟说:“酒可陶吾性,诗堪述所怀。”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人之初心,本真纯净。无诟无染,纯真的外流即可以为诗。程伊川先生说:“思无邪者,诚也。"讲的即是诗的自然流露的真性真情。

《诗经》中吟道: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国风•秦风•蒹葭》)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小雅•采薇》)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上。"(《小雅•采薇》)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小雅•鹿鸣》)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生刍一束,其人如玉。(《小雅•白驹》)

 

这些诗,全是天真无邪,情真意切的清世鸣唱。

 

席慕蓉说:“读一首好诗,如让人面对明镜,觉得内与外都简洁明净了"。

“青青的野葡萄,淡黄的小月亮。妈妈发愁了,怎么做果酱?”(顾城)

“我有一所屋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

 

这些都是从心里淌出的诗歌。

我们来看王维的诗。

 

“山中花果落,灯下草虫鸣。”(王维)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王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王维)

 

王摩诘这几首诗,都吟得空灵洁净,一尘不染。

再看看下面两首诗。

 

出定吟

禅宫寂寂白云封,枯坐蒲团万虑空。

定起不知天已暮,忽惊身在明月中。

 

送海风上人行脚

 

南询从此始,烟水浩漫漫。

一钵飘然去,千山次弟看。

江云春树碧,海月夜钟寒。

处处随缘住,无求梦亦安。

       寄禅法师的这两首诗,明心见性。吟得空明无碍,觉照了人生的清静圆融境。

      《尧典》说:“诗言志,歌咏言,声依永,律和声。”这一说法,典定了诗言志的精神,成为诗歌的一个的基本特点。

      曹孟德在《观沧海》一诗中吟道:“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耸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中。幸感至哉,歌以咏志。”他东临碣石观波海,察山岛看草木,在视日月星汉(宇宙世界)于其中的过程中,自然升起人生之大志,用诗的含蓄,展示了人生的雄才大略和磅薄豪迈。

      《毛诗序 》中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 汉高祖刘邦在《大风歌》中,鲜明地体现了这个特点。“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思故乡,安得猛士之守四方。" 其诗志向高远,气魄雄伟而情真意切。志为主,情为辅,志情相连而互助,达到了以志谋宏篇,以力布国局,以思露乡情,以情求猛士,给人材以大平台的境界。因果关联,循环互为,志情双运,真实坎切,是真正的好诗。所以庄子亦说:“诗以道志。”(《天下篇》)讲的亦含此义。

      诗缘情而抒情。班固说:哀乐之心感,而歌咏之事发。"(《艺文志》) 陆机说:“诗缘情而伤靡“。的确,诗确为缘情而发,因情而吟诗,是情的内在发生、内在记忆、内在体验和内在升华。我们来体会《诗经》中的两首诗。

其一

《关睢》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其二

《诗经•郑风•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两诗皆是缘情而发,率真坎切,自然抒情,真正的“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清人王船山说:"唯此育育摇摇之中,有一切真情在内,可兴可观,可群可怨,是以有取于诗。看似平白,实则高妙。以不经意的追光蹑影之笔,点晴了通天尽人之怀。"

      五千年来,文以载道。《诗》、《书》、《易.》、《礼》、《乐》、《春秋》传承至今。《诗经》列为六经之一。以言志、以抒情,发乎于七情六欲,彻乎于天地宇宙。是以,诗有三蕴。

      一蕴为英雄义。是在诗中抒发豪情壮志。如“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王昌龄《从军行•其四》)。如岳飞的词:“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满江红》)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谭嗣同《狱中题壁》)皆畅达的是英雄豪迈之义,引人热血沸腾。

      二蕴为儿女情。如宋人李之仪的词:“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卜算子)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去疾•《青玉案》) 再看李清照的词:“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剪梅》) 都是缠绵到了骨髓里的儿女情,这也是人生有价值的意义实相。

      三蕴为般若心。首先看看苏轼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已经是从实相中超越,达到了也无风雨也无晴的一蓑烟雨任平生境界了。再体会王维的二首诗:其一,“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笑谈无还期。”(《终南别业》其二,“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酬张少府》第一首讲中年求道,安居南山,兴起独往,意趣自知,行至穷处当止,止处观云起兴,与叟笑谈,生生循环,尚在人间。第二首讲晚年,从求道之旅已入静境。万事无挂碍,空知入浦深,已将人的知行合一,人的天人合一,菩提智慧和般若净心,都圆满地融于诗中。

      诗歌在人生中不可或缺,与人与生俱来,从肉身到精神的层面,都构成了人的内在基因。可以说,中国人的诗性是在骨子里流淌的。

      背对红尘嚷嚷的世界,面朝明窗净几,可以宁静地写诗,让笔尖灵性缓缓流淌。皮囊与心灵,出世入世,都如白莲绽开,清明洁净。

                  二零一九年六月七日改于上海

邓匡林:上海市贵州商会会长,上海正大财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该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国内市场股权投资的专业性投资公司,隶属于境内外cPc(正大国际)金融控股集团。数年来,公司致于兴新行业的股权投资,同时关注传统行业的重组并购,已形成了资源型项目、环保型工业项目、农业经济产业化项目、商业地产、宾馆、旅游业、贸易业、担保业、咨询服务业、网络新经济等多个领域。在全国各省(北京、上海、陕西、河南、山东、江苏、浙江、云南、贵州)拥有十一家控股、参股企业,形成了一定的经营规模。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9(己亥)年公祭伏羲大典 6月22日在天水举行
下一篇:中国·肥西第二届荷花文化节将于6月30日举办

频道总排行